超级兵王 第2947章 小人得志

    叶谦现在是星光酒吧的保安经理,大小,那也算是个官了,也不用每天准时的來上班,赵四也不好说什么,只要酒吧不出什么事情,那叶谦也就不必承担什么责任。

    袁海來上班了,只是,脸色明显的有些不好,仿佛有很多的心事似的,叶谦看到他,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,虽然二人的感情并不是很深,但是,叶谦也不希望这小子出什么事情,看到他來上班,叶谦也放心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昨天怎么沒來上班,沒事吧。”走到袁海的面前,叶谦问道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,听说你现在是酒吧的保安经理了。”袁海的脸色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叶谦淡淡的说道,对于这个保安经理的位置,叶谦并不是太在乎,不过,对于袁海的祝福,叶谦还是很欣然的接受。

    “叶谦,她要跟我分手,你说,我该怎么办。”袁海的脸色沉重,眼神里透出一股很浓的悲伤。

    叶谦微微的愣了愣,默默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其实,我早说过,你们不合适,她是怎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说,跟着我她看不到未來,我沒钱沒势,让她很沒有安全感,她甚至都不敢对自己的朋友说我是做什么的,她怕被嘲笑。”袁海说道,“叶谦,你告诉我,难道我们穷人就不能有爱情吗,为了她,我省吃俭用,把我的钱全部交给她,可是为什么她还不满足呢,难道钱真的对她那么重要吗,难道我们穷人连追求自己爱情的权利和资格都沒有了吗。”袁海,有些歇斯底里,显然,那个女孩对他的打击很大。

    叶谦深深的吸了口气,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,这个社会本來就很现实,她这么选择也沒有错,错的是,你爱上了她,袁海,听我一句,有时候放下也是一种幸福,懂得如何的放下,那才会懂得如何的珍惜,我相信你会找到自己的幸福的,为了这样的女孩伤心,不值得,也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我知道她是有点贪慕虚荣,我也知道她心里不是很喜欢我,可是,我是真的爱她,我想要跟她在一起,无论让我付出什么,我都不在乎。”袁海痛苦的说道。

    拍了拍袁海的肩膀,叶谦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这种事情,外人根本就帮不了忙,只有他自己才能够解放自己,如果他只是把自己锁在自己的世界里,那么,他就永远也走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陪我喝杯酒吧。”叶谦说道,酒精,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是有时候,的确可以让一个人暂时的忘却烦恼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叶谦。”袁海显然明白叶谦的意思,说道,“我先去工作了,你去忙吧。”说完,袁海转身离开,背影有些惆怅,有些寂寥,有些卑微。

    叶谦无奈的叹了口气,转身朝谢书峰走去,以后自己可能很少过來这边,很多的事情都需要交给谢书峰去处理了,叶谦自然也应该跟他好好的谈一谈,他对谢书峰很放心,这是一个懂得感恩,懂得知足的人,这样的人跟在自己身边,踏实,不会玩什么花样,也不会耍什么心计。

    叶谦把身上剩下的那一万块拿了出來,递到谢书峰的面前,说道:“这些钱,你先拿着。”

    谢书峰微微一愣,脸色有些不悦的看着叶谦,说道:“叶少,你这是什么意思,我愿意跟着你,不是为了这些,你这么做,有些看轻我了。”

    呵呵的笑了笑,叶谦说道:“你误会了,我以后可能不经常來这里,所以,这里的事情都要交给你去打理,你也需要跟下面的那些人打好关系,收买人心嘛,这也是必要的,我们想要有自己的势力,那就必须要有人,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微微的愣了愣,谢书峰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懂了,叶少,你放心,我一定会做好这件事情。”说完,谢书峰接过了钱,塞进了口袋,他自己可以不在乎这些,但是,下面的那些人可就不一定了,这是为了替叶谦收买人心。

    满意的笑了笑,叶谦说道:“恩威并施是很重要的,这些人以前都是赵四的人,想要收服他们也不容易,你也要看清楚,如果是不值得信任的,那也就别对他太客气了,人,在精,而不在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谢书峰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了。”正在二人说话间,一个年轻人走了过來,一脸得意和傲慢的神情,说道,就好像是电影里的胡汉子,扯着嗓子喊,“我胡汉三又回來了。”那模样,别提有多恶心了。

    叶谦和谢书峰转过头去,都不由的愣了一下,“丁凯,你來做什么啊。”谢书峰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,说道:“你已经不是这里的员工了,这里不是你进來的地方,如果想消费的话,去外面。”

    丁凯很是不屑的看了叶谦一眼,傲慢的说道:“很不好意思,只怕要让你失望了,我现在是酒吧的保安主任,以后酒吧的保安工作我会直接管理,叶经理,以后还希望你多多的指教啊。”

    保安主任,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,星光酒吧虽然不算小,但是,却也不至于需要一个保安经理,一个保安主任吧,经理也好,主任也好,权利的大小还真的不好划分,只是,丁凯的突然出现,倒是有些出乎叶谦的预料了,叶谦的眉头紧紧的蹙在了一起,似乎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丁凯肯定是赵四请來的了,什么保安主任,无非是赵四想要跟自己斗上一斗,分化和瓦解自己在星光酒吧的影响力,现在赵四不方便直接对自己动手,只好拐弯抹角的用这样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保安主任,丁凯,这是怎么回事。”谢书峰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赵四让你回來的吧。”叶谦淡淡的说道,“他的速度倒是很快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赵经理比你更懂得用人。”丁凯冷声的说道,“叶谦,我走的那一天暗暗的发过誓,我不会让人瞧不起我的,咱们,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微微的耸了耸肩,叶谦淡淡的说道:“你自己好自为之吧。”他很清楚,赵四并不是真的看中了丁凯的什么才能,分明的就是想跟自己作对嘛,而且,知道自己开除了丁凯,他一定怀恨在心,所以就把他招揽回來,那是给自己穿小鞋啊。

    谢书峰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,似乎也意识到什么,看了丁凯一眼,说道:“丁凯,你不要乱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哥,你不会也是想跟我作对吧。”丁凯冷声的说道,“我一直都很尊敬你,如果你跟我的话,我一定会罩着你的,你最好不要跟我作对,不然的话,咱们兄弟也沒的当。”

    “丁凯,你……”谢书峰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,他沒有想到丁凯竟然变化这么大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叶谦拍了拍谢书峰的肩膀,说道,“路是他选的,我们也无能为力,如果他觉得这条路可以让他辉煌,只怕不撞破头,他也不知道回头的。”

    叶谦沒有跟丁凯去争论什么,沒有那个必要,在叶谦的眼里,丁凯根本就沒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,只不过,会让自己凭添一些小小的麻烦而已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,该走什么样的路,谁也沒有办法阻拦,只是,选择了什么样的路,那就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,叶谦很清楚,对于赵四而言,丁凯不过只是一枚棋子,不过,对于丁凯而言,即使是一枚棋子,他也不在乎,他也要挤破脑袋的往上爬。

    拍了拍谢书峰的肩膀,叶谦微微的笑了笑,然后起身离开了,他清楚对于谢书峰而言,丁凯还是兄弟,所以,谢书峰夹在他们的中间会有些为难,因此,他不争辩。

    想起燕舞今晚对自己所说的话,林放的心里浮起一个计划,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邪的笑容,他转身离开了星光酒吧,叶谦沒有走远,在不远处的另一家酒吧门口的路边坐了下來,点燃一根香烟,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七彩的霓虹灯,照耀在叶谦的身上,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很淡。

    沒多久,一男一女从酒吧内走了出來,男人搂着那名女子,脚步有些蹒跚,显然喝了不少的酒。

    叶谦扔掉烟头,站起身,走过去,“我有事情跟你说。”叶谦看了女人一眼,说道。

    女人微微的愣了愣,不屑的瞥了叶谦一眼,说道:“怎么,这里可不是你的地盘,你也要管闲事吗。”

    男人睁着有些朦胧的眼神,瞥了叶谦一眼,不耐烦的说道:“你……你谁啊,赶紧跟我滚开,别妨碍老子消遣。”

    叶谦的眼神一凝,拉起女人的手,说道:“跟我走。”也不顾那个女人的反抗,叶谦径直的拉着她离开,剩下那个醉意朦胧的男人一脸的愕然,喋喋不休的骂着,然后一头栽倒在地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. 必填昵称和邮箱 *

*

滚动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