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兵王 第2980章 闯六关

    79阅.读.网“血疯子,尽量看看叶谦有沒有弱点,如果你们两人比武,你输了,也希望你看在大哥的面子上,这件事暂时作罢,毕竟,叶峥嵘也不是善类,加上帮主也开了口,”仇寒江对着血疯子说道,

    血疯子也明白仇寒江的苦衷,点点头道:“大哥,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为难的,”

    仇寒江满意的点头,拍了拍血疯子的肩膀,说道:“你放心,你儿子的事情,我一定给你个交代,只不过,现在时局限制,我也孤掌难鸣,”

    血疯子在听到仇寒江这个保证之后,心中一阵欣慰,总算沒有白白跟着仇寒江,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叶谦已经來到了二楼,又一群人走了过來,这个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,看上去很稳重,气质也比较犀利,在虎云堂内,应该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

    “早听说了龙云堂里最近冒出了一个年轻的高手,今日一见,果然仪表不凡,”那男子看着叶谦,含笑说着,杀机内敛,

    “过奖了,动手吧,”叶谦可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,岂会被人三言两语就糊弄了,

    当即,叶谦就率先动手,朝着那中年男子贴去,

    中年男子微微一愣,倒是有些意外叶谦的心智居然如此稳重,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进入这一行的新人,

    中年男子也來不及细想,双手成虎爪状,显然是一个真正的练家子,比起谢书峰來说,虽然可能中气有些不足,但火候上却比谢书峰强些了,

    如果这中年男子对上谢书峰,或许两人有一拼之力,可对上叶谦,短短不过三招,就被叶谦擒下,当即认输,放叶谦上了三楼,

    三楼叶谦遇到的对手,比起二楼的中年男子來说,也并沒有强多少,很自然也不是叶谦的对手,短短一会,叶谦就上到了四楼,

    而來到四楼的时候,叶谦脸色微微一变,露出了一丝谨慎之色,这次,叶谦算是真正遇到了虎云堂的高手了,

    五楼的监控室之中,仇寒江看着监控里的画面道:“血疯子,看仔细了,风雷可是我亲传弟子,虽然在形意拳上,还欠些火候,可也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抗衡的,”

    血疯子也知道,这风雷可是仇寒江最看重的弟子,也是仇寒江的左膀右臂,相当于叶峥嵘身边的罗通,功夫十分的了得,

    “大哥,谢谢你,”血疯子感激的看着仇寒江,仇寒江能够让风雷出面对付叶谦,已经是仇寒江能够做的最大限度了,总不能让仇寒江亲自出面,來对付叶谦吧,

    “不用谢我,多年的兄弟,你的儿子被叶谦杀了,我也一样心疼,”仇寒江笑了笑说道,

    四楼之中,只有叶谦和风雷两个人,风雷某种程度來说,和罗通有几分相似,都沉默寡言,或许,每一个大哥,都喜欢这种不多嘴的左膀右臂吧,

    风雷和罗通最大的区别,就在于罗通不说话的时候,很容易让人忽视他的存在,有种淡如微风的感觉,

    而风雷,即使不说话,都让人感觉到森然的寒意,就好像对面站着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头猛虎,随时可能带來致命的危险,

    如果将风雷和罗通放在一起,两人就会形成鲜明的对比,一者淡如风,一者冷如虎,这或许和两人修炼的功夫不一样,有着很大的关系吧,

    “叶谦,我等你很久了,”风雷冰冷的说着,无形之中,都给人一种萧杀之气,锋芒毕露,

    叶谦呵呵笑了笑,看到风雷的时候,就瞬间感受到这是一个高手,叶谦不用想,都能够猜到,这就是仇寒江左膀右臂的风雷,

    “你就是风雷吧,”叶谦问道,

    “你见过我,”风雷微微一愣,似乎在记忆着什么,可很快就失望的发现,他似乎并沒有和叶谦相见的记忆,

    “能够有如此气势,不动如虎,锋芒毕露,如果不是在形意拳上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,肯定无法做到,而据我所知,能够将形意拳练到如此境界的人,在你们虎云堂,就只有仇堂主和他的得意弟子风雷了,”叶谦含笑说着,显然是告诉风雷,这件事其实并不难猜,

    “希望你的功夫,和你的脑子一样好用,不然,在拳头面前,再好用的脑子,也一样会被我一拳砸碎,”风雷冷声说着,眼神犀利,好似冰冷的刀剑,给人一种深切的寒意,

    “那我也告诉你一件事,一个人太过锋芒毕露,很多时候,都未必是一件好事,要知道,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,”叶谦瞬间气息也是一变,一种同样的锋芒毕露,可却和风雷又有本质的不同,

    如果说风雷是山林之中的老虎,那么叶谦就是号令丛林百兽的王者,

    同样的锋芒毕露,可叶谦的更加的凛冽,夹杂着让人心生臣服的王霸之气,

    突然,风雷动了,这一动,好似猛虎下山,虎啸龙吟,不得不说,这风雷确实是一个高手,

    形意拳,和八卦掌还有太极拳齐名,在华夏十分的盛行,其风格无花俏之招法,硬打硬进,几如电闪雷鸣,极为的刚猛有力,在内家拳之中独树一帜,

    叶谦面对形意拳的刚劲,这种几如电闪雷鸣般的强硬攻势,一时间也无法有任何的进展,对敌之时,最讲究的是,以己之长对敌之短,

    风雷人如其名,风雷涌动,刚猛进取,一招一式,都是短劲长出,凶猛的好似猛兽觅食,一鼓作气势如虎,想要将叶谦拿下,

    可惜,风雷却发现,叶谦并不和自己硬碰硬,而是诡异如风,身随风动,他刚猛的进攻,一次次被叶谦轻易化解,

    风雷脸色一变,这叶谦有如此反应速度和躲闪技巧,恰好克制了他的形意拳的刚猛进攻路线,如此长此下去,最后都不要叶谦出手,风雷就会累得半死,

    在五楼观看监控录像的仇寒江和血疯子两人都是脸色大变,他们也都是练武之人,眼光也远非普通人能够比拟,

    叶谦和风雷的交手,如果是在外行人看來,那自然是气势如虎,一路进取的风雷占尽了优势,打的叶谦都毫无反手之力,只能够狼狈的躲闪逃窜,

    但在懂行的人看來,就完全不一样了,尤其是在仇寒江和血疯子这样的高手看來,就更加的明白,叶谦的反应速度和躲闪能力,都恰好克制住了风雷的形意拳,

    “不好,风雷被叶谦刚好克制了,有力也无处使,这样下去,风雷就危险了,”血疯子皱着眉头,这才发现,叶谦的厉害,

    “这个叶谦……”仇寒江微微皱眉,也不知道他这一刻脑海在想些什么,

    “血疯子,看來你也多半不是他的对手,”仇寒江迟疑了一会,对着一旁正在通过监控观战的血疯子说道,

    血疯子对于仇寒江的话,不是不理解,可他心有不甘,更重要的是,他满怀仇恨,就算明知道叶谦很难缠,他能够打败叶谦的几率微乎其微,可他也一样不会轻易的放弃,

    “大哥,风雷之所以会落在下风,那是因为风雷恰好被叶谦克制了,如果叶谦硬碰硬,我相信他也未必会是风雷贤侄的对手,”血疯子硬着头皮狡辩道,

    血疯子不知道自己这么说,是为了说服仇寒江,还是自己,

    仇寒江看了一眼血疯子,叹了一口气,并沒有多说什么,因为他完全能够体会此刻血疯子的心情,就好像当初他老婆死在他眼前一样,

    四楼之中,叶谦躲闪着风雷的进攻,花费最少的力气应付着风雷的形意拳,

    倒不是叶谦不敢和风雷硬碰硬,而是叶谦不会那么傻,叶谦可很清楚,这仇寒江和血疯子是在和自己打拉锯战,用其他人,不断的消耗叶谦的体内,这样一來,最后叶谦再面对血疯子的时候,早已经身心疲惫,就给了血疯子可乘之机,

    叶谦从來都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,这么多年走來,叶谦很清楚,任何一个大意,都可能成为自己丧命含恨而终的遗憾,这样的事情,叶谦一路走來,见得并不少,

    狮子搏兔的道理,叶谦又岂会不知道呢,

    “叶谦,你还是不是个男人,你要是个男人,就不要只会一味的躲闪,难道,你连和我正面一战的勇气都沒有吗,”风雷感觉自己的劣势越來越明显,当即也顾不得那么多,想要用语言來刺激叶谦,让叶谦和他正面对战,

    风雷的激将法,在叶谦看來十分的幼稚,至少,他是绝对不会因此受到任何的影响的,

    叶谦呵呵笑了笑,说道:“风雷,不是我不敢和你硬碰硬,而是你沒有本事让我和你硬碰硬,说我不是男人,那你又是什么,”

    “找死,”

    面对叶谦的反讥,风雷暴躁如火,当即心意一动,全力进攻,一时间拳脚破空之音,隐隐作响,让人清晰的感受到此刻从风雷拳脚上彰显出來的力量,

    而叶谦一如既往,兵來将挡水來土掩,你快,我更快,就这么,生硬的将仇寒江心爱的徒弟,活活的累趴下,叶谦不费吹灰之力,就赢下了和风雷的对战,

    “你上去吧,虽然我输了,可我却输的不甘心,”累得气喘吁吁的风雷终于放弃了,他从未像今天这么愤怒过,和对手打了这么久,居然连对手的衣角都沒有碰触到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. 必填昵称和邮箱 *

*

滚动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