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兵王 第3022章 将计就计

    回到轿车之后的叶谦,开始思考韦弗为何要监视布拉吉,又是如何知道布拉吉要从哥伦亚这里购买电熔钢锯的,韦弗这么做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叶谦思來想去,根据韦弗和布拉吉的关系,最后得出了两个最大的可能。

    其一,韦弗本來就一直想要取代布拉吉在温哥华的**地位,但布拉吉在温哥华早已经根深蒂固,韦弗根本就沒有办法,而这一次,应该是知道了布拉吉要打劫丰源拍卖会押运车的事情,所以想要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其二,韦弗在想要借刀杀人的同时,还想要做一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勾当。

    要说韦弗会不想要那丰源拍卖会亚抽的三件拍品,叶谦是怎么都不相信的,尤其是布拉吉最想要的那件古老狼人图腾肖像。

    叶谦在推测出來这两点之后,又觉得最后的一种可能性最大,韦弗这种商业出身的大少爷,骨子里都是贪婪的,尤其是这种有人背黑锅,又能够得到大量好处的事情,韦弗肯定会十分乐意去做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都只是叶谦的猜测,至于韦弗本人,究竟有什么意图,叶谦也不敢妄下定论。

    而现在,叶谦有两个选择,一是将这一切告诉布拉吉,让布拉吉终止这次的行动,因为行动暴露之后,其风险之高,早已经超乎了布拉吉之前的预料。

    第二个选择,就是叶谦将计就计,來一个黄雀之后的猎人,让韦弗的一切诡计落空,反而给叶谦他们的赃物撤离,提供有利的条件。

    这两个选择,叶谦稍微一思考,就知道前者不太妥当,布拉吉会冒这么大的风险,抢夺丰源集团的东西,这样的举动无疑是虎头拔牙。

    布拉吉能够有如此决心,显然要让布拉吉因为一个韦弗的干预,而放弃整个计划,也未必行得通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叶谦也不愿意放过这么好的机会,让先祖的古物,回归故土,这也是叶谦会答应布拉吉参与这次危险活动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如此,叶谦很快就决定,选择后者,将计就计,利用韦弗的资源,來顺利转移君主古剑,这样虽然增加的不小的风险,但叶谦更愿意和韦弗玩这一把游戏,看看到底谁技高一筹。

    想清楚了这一切之后,叶谦便再次闭目,开始修炼道心种魔,叶谦很清楚,当个人实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,甚至能够一个人扭转乾坤,所以叶谦对于道心种魔的功法修炼,还是极为重视的。

    沒多久,只见布拉吉带着他的人从小巷里走了出來,而且有两个人手里还抬着一个东西,不用猜都知道,那应该就是布拉吉最需要的电熔钢锯。

    布拉吉让人将电熔钢锯放上了后备箱,这才打开车门,坐了进來,发现叶谦还在熟睡的时候,不禁微微笑了笑,呢喃道:“叶谦兄弟,好好休息吧,明天,就是决定我布拉吉命运的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。”布拉吉对着司机说了一声,汽车的引擎发动,发动机的轰鸣再次响起,只是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,他们购买这电熔钢锯的事情,早就被人看在了眼里,甚至他们自认为十分隐蔽的明日的行动,也早就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。

    四辆汽车驶离了这片街道,叶谦从始至终都沒有睁开眼,并沒有打算跟布拉吉说这件事,这倒不是叶谦不相信布拉吉,而是叶谦不知道韦弗的本事,这件事越少人知道,叶谦的计中计才越加容易成功。

    看到布拉吉的汽车远离,同样松了一口气的还有那一群在这里蹲守了快一天一夜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大功告成,兄弟们,咱们都解放了。”零头的人松了一口气,这才带着自己的手下,快速的消失在了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而这件事,很快也就传到了韦弗的耳朵里,韦弗在电话里不断的称赞几人,同时让几人无论如何保守消息。

    在韦弗挂了电话之后,这才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道:“布拉吉啊布拉吉,我一直就想要解决了你这个障碍,现在总算是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布拉吉,我会让你知道,当初你不敢我韦弗合作,是多么愚蠢的事情,这次,我要你彻彻底底的栽在我手里,我真想看看布拉吉被人利用,给人做了嫁衣之后,会是怎么样的一副表情呢。”韦弗阴冷自得的笑着,面相有些狰狞,眼眸里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凶光。

    “可惜,我不能够出面,不过,我一定让人录下你那愤恨和绝望的表情。”韦弗兴奋的笑着,为自己开了一瓶昂贵的红酒。

    另外一处,布拉吉等人也沉溺在兴奋之中,现在他们终于是万事俱备,一切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,就等着明日的一战。

    叶谦回到别墅的时候,终于被布拉吉叫醒,被告知电熔钢锯已经到手,一切准备妥当,就等着丰源拍卖会的押运车自己送上门來了。

    叶谦满意的点头,说道:“如此最好了,咱们今晚好好休息,养精蓄锐,争取明日打一个漂亮的胜仗。”

    布拉吉认可的点头道:“本來这事应该开瓶酒庆祝下的,不过叶谦老弟你说的沒错,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,养精蓄锐,争取明日打一个漂亮的胜仗。”

    随即,布拉吉亲自给叶谦安排了一个房间,让叶谦休息,而他自己也一样,早早的就关了手机,回到了房间,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叶谦躺在床上,也关了手机,也知道明天会有一场硬仗,他也必须休息好,而且,之前动用道心种魔,悄无声息的控制一个人的思绪,也让叶谦感觉有些精神疲惫,确实需要休养调整。

    在叶谦关掉手机憨憨入睡的时候,在多伦市的蓝月亮会所之中,这一刻却聚集了不少龙云堂的大哥。

    “罗哥,叶堂主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吗。”一旁郑刀平微微皱眉的问道。

    罗通点点头道:“叶堂主的手机关机了,他应该也是在做什么重要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一旁的胡子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叶堂主早不关机,晚不关机,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关机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会比我们龙云堂的安危还更要呢。”三眼也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谢书峰对着阿荣说道:“阿荣,叶堂主他走之前,有沒有说去哪。”

    阿荣迟疑了一下,最后还是说道:“叶少他临走之前,告诉我,他是去了温哥华,还吩咐,沒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扰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比龙云堂的安危还重要,现在虎云堂和豹云堂都已经骑到我们龙云堂的脖子上拉屎拉尿了,可这个时候,偏偏叶堂主又不在,这可如何是好。”郑刀平愤恨的说着,不知道这愤恨是冲着叶谦去的还是冲着韩冬和仇寒江过去的。

    原來,韩冬和仇寒江从华汉生别墅出來之后,就快速的动手了,两人联手,开始打压龙云堂的所有产业,两人出手的速度不可谓不快。

    如果是往常,这样的事情,是绝对不会发生的,毕竟,三个堂口虽然表面不和,但却都是华人帮的兄弟,很多规矩,大家都很有默契的不会去逾越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來,龙云堂的人都明白,这是韩冬和仇寒江联手,故意打压龙云堂,让龙云堂的产业陷入危机,进而彻底的吞并,取代龙云堂的所有产业。

    谢书峰听到阿荣说叶谦去了温哥华,顿时就知道叶谦应该是去找布拉吉了,谢书峰是可以找到叶谦的,但谢书峰更加知道,叶谦沒有重要的事情,是肯定不会关机的。

    “好啦,大家也不要自乱阵脚,就算叶堂主不在,难道我们龙云堂就是软柿子,能够任由韩冬和仇寒江揉捏吗。”谢书峰对着几个惶惶不安的大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书峰,你这话说的倒是轻松,那可是韩冬的豹云堂和仇寒江的虎云堂,两个堂口任何一个,都不比我们龙云堂差,现在联手对付我们,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呢。”三眼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如果是叶谦在这里,三眼等人绝对不敢这么说话,可叶谦现在不在,他们可不会给谢书峰和罗通太多的面子,尤其是在这种危难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三眼,你是觉得你害怕了吗,不敢和韩冬和仇寒江手下的人对抗吗。”罗通瞪了一眼三眼,说道:“如果你这就害怕了,那我罗通还真是瞧不起你,到时候叶堂主回來,我到要看看,你怎么和叶堂主交代。”

    罗通这句话,顿时让三眼一阵气结,罗通搬出了叶谦,还真让三眼顾忌,叶谦的威慑力,无疑在三眼等人心中,远比韩冬和仇寒江要大的多了。

    “几位大哥,这件事我们不妨去找帮主,毕竟,我们龙云堂和虎云堂还有豹云堂都是隶属于华人帮,他们这样做,有违规矩,我就不信帮主能够放任他们这样做。”阿荣对着众人提了一个如今似乎看起來最好的主意。

    几位大哥闻言,也知道叶谦不在,沒有了主心骨,也只能够听阿荣的这个建议,去找华汉生这个帮主,为他们龙云堂主持公义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. 必填昵称和邮箱 *

*

滚动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