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拜堂(十六):狗也善变?

  寒王府 密室

  “爷,朝阳已经去松竹院带黑风了,难道真让他把黑风带到喜堂里去?”流云站在燕惊寒的身旁,出身询问,喜堂里发生的事情,他们是了如指掌。

  燕惊寒负手而立,一身松竹纹金丝滚边玄色锦袍,身姿挺拔,霸气天成!

  燕惊寒看着墙壁上的万马奔腾画卷,并没有立即出声。

  一切在他的预料之中,似乎一切又超出了他的预料,先不说上官云瑞的自作主张,就说那慕容笑尘的举动倒是让人费解,从不站队,更不喜欢多管闲事的他,为何要帮她说话?莫非他们早就相识?

  燕惊寒暗暗思索着,慕容笑尘的举动虽然让他费解,但更让他没有预料到的却是那蓝翎的转变,一个胆小如鼠的人旦夕之间就能变得泰山压顶面不改色?燕惊寒觉得这完全不可能,若不是他们得到的资料是假的,那就是这个蓝翎并不是蓝相府的那位,她若不是蓝致绅的女儿,那么她又是谁?难道蓝巧凤和蓝致绅在这棋局中又加了一个局?

  燕惊寒一时想不明白,但无论如何,既然这棋局中出现了变数,那他的计划也就要做相应的调整。

  “皓月他们现在到哪了?”燕惊寒并没有回答流云的问题,而是问了一句,声音除了低沉醇厚悦耳,听不出半丝情绪。

  “距离城门还有一刻钟的路程。”

  “传令给朝阳,说计划有变,让他听我命令行事!”燕惊寒吩咐了一句,同时伸手在画卷的一匹马上轻轻按了一下,画卷随即卷起,画卷后的墙壁紧接着慢慢移动,出现了一道石门。

  “是!”流云应了一声,突然又想到了黑风,赶忙道:“爷,那黑风怎么办?”

  “无妨,仔细留意她的举动。”燕惊寒说着迈过石门,衣摆卷起一个凛冽的弧度,石门随即合上,画卷落下。

  流云当然知道自家爷说的“她”指的是谁,随即快步出了密室,他倒要看看她让朝阳带黑风到喜堂上做什么。

  ……

  片刻后,朝阳用绳索拉着一只通体毛色黑亮的狗进了喜堂,喜堂里的很多夫人小姐们不由地后退了一步。

  只见这只狗体型高大,长相凶猛,耳朵和尾巴都是高高竖起,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带着嗜血的光芒,尖尖的牙齿更是露在嘴外,一副龇牙咧嘴随时都想把人咬上一口的模样。

  蓝翎看着黑风,心中开始有着一丝不确定,燕惊寒的这只爱犬可不是一般的狗,它的凶猛程度应该不亚于前世她爷爷养的藏獒,想在片刻之间就把它收服,恐怕有点难度。

  “它叫什么名字?”蓝翎轻轻问了一句。

  “黑风。”朝阳拉着黑风停了下来,没有再靠近蓝翎。

  “黑风,好名字!”蓝翎朝着黑风赞赏地笑了笑。

  喜堂里的众人眸光在蓝翎黑风之间穿梭,他们很想知道这蓝二小姐到底想干什么,这时怪异的事情发生了,众人就见蓝翎叫黑风名字的时候,黑风突然不再龇牙咧嘴,而是伸着舌头摇着它那条毛绒绒的大尾巴一脸谄媚地看着蓝翎。

  朝阳看着如此的黑风,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. 必填昵称和邮箱 *

*

滚动到顶部